1、前两天重新翻阅《货币金融学》中关于利率、央行对金融市场影响过程的章节,之后在人民银行官网查到不少公开资料,学习基础金融知识,有助于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的运转。

金融全球化的今天,我们的生活/资产受到美联储/中国人民银行政策的影响远超我们的想象,就最近西方国家对俄罗斯金融制裁涉及到的SWIFT,极端情况下也完全可能发生我中国,对整个国家经济的影响超乎常人的认知。

2、理解金融市场的运转,本质上是在构建我们的思维框架,现在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大量信息,但这些信息很多时候真假难辨,要做到独立思考就必须构建起自己的知识体系,否则很容易人云亦云,被别人牵着鼻子走。这不仅涉及到金融市场,完全适合任意领域,所以芒格一直强调构建多维度思考模型。

3、最近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信息,充斥着社交媒体,很多人都在转发各类信息、发表自己的意见,参与讨论本没什么,但很多信息的真实性本就不确定,基于这样的信息去转发、评论,真的有意义吗?

也许抛开具体细节,从战事中结合自身情况总结一些经验更有价值,乌克兰走到这一步到底经历些什么,国家的衰败并不仅仅是领导人有巨大责任,每一个公民同样有责任。

4、一直觉得感同身受是不可能的,就像现在的战争,你能想象发生在你身上会是怎么样嘛?也许你看到几张现场图片会有所冲击,但那仅仅是对在你大脑里留下了片刻印象,并不会在你心里留下痕迹,我们不可能真正理解那些正在经历这一切的人的感受,所以不要妄自随意评论。

5、战争对亲历者只有无尽的伤害,但对背后的利益者则不一样,很大程度上战争都是由背后的利益者推动,前段时间看纪录片《刺杀肯尼迪》,发动/维持战争背后的利益者策划了刺杀。

你就可以想象目前发生在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事,到底谁是背后的利益者,军事从来不会独立存在,利益才是背后的推手。

6、你能在春节时想象到会有战争爆发吗,就像我们想不到疫情会持续到现在一样,认识到很多事情不可预测,认识到我们生活在一个无常的世界,并且接受这个事实是最好的选择。如同交易一样,不预判,可以做假设,只应对。

7、客观认识这个世界,能帮助我们更好认识自己,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不想要什么,在有限生命里做那些有价值的事。

8、你要相信你可以做成任何事情,不要给自己设限,不要给自己的身份定标签,标签只会限制你的人生,你完全可以站出来打破它。

9、留有足够的“弹药”,你总会遇到想象不到的下跌,只有经历过足够多类似情况的人,并且真正记住的人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最坏的情况你手持现金,可以大量买入平时价格买不到的资产。

10、同时处理两个同事离职,我尽然一点都不慌,说明我还是经历了一些事情,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

另一个层面看,流动性也是好事,过于稳定也会偏向保守,流动意味着开放,可以接纳新人、新状态。

公司想要追求稳定,这本就是违反规律,变化才是常态,稳定反而蕴酿危机。个人也是如此,稳定背后一定潜在某种危机,只是时间问题。

接受任何变化、突发事情,提前想过这些最坏可能,心里有准备会好很多。

11、沟通交流中做事动脑:

  • 了解清楚要解决问题的背景信息,在向别人传递信息时能够简洁明了说清楚问题重点所在,必要时先说明背景信息,帮助对方快速理解。
  • 一些需要格外注意的点,一定要说出来,可以用备注的形式特别标记。
  • 一定要避免模糊不清、完全复制粘贴,特别是对方工作量大的时候,很容易被拒绝。
  • 有条理、逻辑的表述要传递的意思,可以用1、2、3这种分开的句子来写,对方看起来效率会高很多。

12、本周推荐阅读《货币金融学》,优选阅读利率部分,理解利率到底是怎么回事,它的变化会带来哪些影响,为什么利率如此重要。

1、“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。要获得财富,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,投入其中,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!”---索罗斯

2、我的老系主任、人大副校长杜厚文教授在1989年第一次给我们上国际经济课程就说了一句话,三十年多年来我一直记得。“国际经济就是两利相衡取其重,国际政治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。” 政治就是衡量哪个代价最小。你不要幼稚的认为万事万物无代价。没有完美主义。无法人人满意。---老易

3、“所有进步社会的运动,到此处为止,都是一个‘从身份到契约’的运动”。---亨利·梅因《古代法》

4、我们持有股票是基于我们对企业长期业务表现的预期,而不是拿来作为交易的工具。这一点至关重要:查理和我不是在选股票,我们是在选商业模式和企业。---巴菲特

5、长期低利率推动所有生产性投资的价格上涨,无论是股票、地产、农业、原油等等。其他因素也会影响估值,但利率始终很重要。---巴菲特

6、教学就像写作一样,帮助我发展和理清了自己的思路。查理把这种现象称为猩猩效应:如果你和一只猩猩坐在一起,向它仔细解释你所珍视的一个想法,你可能会留下一只迷惑不解的灵长类动物,但你自己的思维会更清晰。---巴菲特

7、第一次世界大战前,一个叫安吉尔的人说:“各国经济相互依存度如此之高,欧洲文明国家之间应该不会再发生战争”。而另一个叫丘吉尔的人说:“各国对物质繁荣还不满足,热衷于内部和外部争吵……我们几乎可以确定,世界想吃点苦头。”---《一战:欧洲十个意想不到》

8、提高 “掘金”能力,有一个简单的思考方法:把自己想象成一家公司,然后问自己:
你的主营业务是什么?
如何产生更多的现金流?
如何获得行业领先地位?
通过这几个问题,可以快速确定你在人群中的地位,以及今后的自我定位和发展方向。

9、我记得,当我从电视新闻里得知苏联入侵阿富汗时,我打电话去中国香港,看那里是否有人知道这个消息,但中国香港那边还无人知晓,因此中国香港市场上的金价还未做出反应,于是我在无人知晓最新要闻前,在中国香港市场建立了20万盎司黄金的多头头寸。

5~10分钟后,他们也知道了苏联入侵阿富汗的新闻,每个人都开始争抢做多。顷刻间,每盎司黄金我就赚到10美元,我共有20万盎司黄金。——马库斯

10、今天在家,把一部一部的历史和数学灌下肚。我还看了物像。但我常常抑制不住反叛这个世界的冲动。比如说昨天我开始摆弄那个固定性旋钮,心血来潮把图像引力值调到最大,把所有东西的质量和密度提到最大。播音员的桌子被几张晚间新闻提示卡的重量劈成两半,而播音员自己直接压垮演播室的地板掉下去了。当然,这些效果完全局限在我的寓舱里,没有实际后果,只不过揭示了我自己的心态。---《未来学大会》

11、1815至1914年欧洲经历了百年和平。在这之前的两个世纪,欧洲每百年平均有六十至七十多年是战争状态。而1815-1914年间,最激烈的战争是1870-71年的普法战争,不到一年就结束,全欧洲相互战争的时间总共只有18个月。欧洲人以为人类再也回不到惨烈战争的状态了。谁知来了两次世界大战,死伤以亿计。以1945年为界,目前离两次世界大战只过了不到80年,我们又开始幻想“人类进入永久的和平,大规模战争再也无法打起来”的美好愿望。未来的事很难说,或许我们打不起大仗,也或许我们会进入一场几乎要毁灭人类的大仗。现在毁灭性的武器越来越多,靠人类的意志和自律不使用,那是把人类看得过于完美了。---白起

12、“创造性的本质植根于前所未有的和不可重复的事物,后者的载体是人。每个人的意识都包含了包罗万象、无边无际的存在的某个方面,它不可重复,只能由特定的个人来反映。我们能意识到越多的这些方面,我们对世界的描绘也就越完整。个人的价值正在于此:随着一个个体的观点的消亡,一种可能性不可逆转地失去了,同时人类精神的百万马赛克有一个不再闪耀。”---瓦伦蒂恩·莫罗兹(Valentyn Moroz)